偶然之間看到這支影片,覺得有很多感觸,

我們都不應該以情緒傷害身邊的每一個人,

不管是小孩,還是大人。

__

 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過去不是不美好,而是已經不重要了,

於是再也沒有,被提起的必要。

____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寫作的時候,我想起這首歌,

聽說半夜很不適合聽這首歌,沮喪的感覺會在心中漣漪一般的擴大,

但總會不自覺的重覆播放再播放。

大概出自於不敢吶喊,為了那些被歌詞說中的無奈、昨是今非,或人生中難以抵抗的種種,

只好藉著音樂一遍又一遍的在室內迴繞,好作為發洩。

人生就是這麼讓人哭笑不得的,總以為捉住了什麼,最後卻一無所有,

活著,總是在累積一點一點的殘缺,最後變成難以彌補的遺憾。

好在,痛苦和失落,並不是人生的全部,終究還是會有陽光升起的時候。

悲歡離合各種滋味都可以嘗到,或許就是人生有趣的地方。

______

以下是一張隱者牌,一眼望去,你最先看到的是哪個圖像呢?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遺憾可能永遠是遺憾
但在終點來臨之前
我們總為了彌補那個遺憾
逼迫自己走好遠、好遠、好遠的路。

 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愛情之所以偉大,是因為當它出現時,

我們的眼界便只有那麼小。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04 1993 約定

 

高中的最後一次公演,受到宋孝俞百般阻撓。她以操行成績要脅我退出公演,否則我就有可能領不到畢業證書。但我怎麼可能妥協,硬是跟她槓上了,揚言即使畢不了業也無所謂,我非得完成那齣應該有我的戲,以及我該得到的掌聲。這事她告訴了我父母,當然踢了鐵板,因為我父母從不贊同我做任何事,卻也不反對。

我知道宋孝俞不喜歡我,卻沒想到是打從心底敵視我。

只因為我無法把讀書奉為人生最高目標?

開演前想到這事,還是覺得哭笑不得。笑,是因為我成為一個人忍受不住的肉中刺,是多麼有存在感的事?哭,是因為我討厭我的人生,被這麼無關緊要的人,插上一手。

好在,舞台是很好的忘憂場。投身其中,變作另一個人,藉著他的靈魂,便可以暫時忘記自己是陸維真,以及觀眾看不到的背後,那還沒完全成人型的泥娃娃。

當所有人都不能為我指引一條對的路,那我便自己去尋得。

公演落幕以後,我遇上了電影公司的人。

對方因為登在校刊上的一張劇照而注意到我,於是來觀賞這次演出,並問我是否有意往電影圈發展。這天賜良機,立刻解決了我想過無數次的未來問題,也沒道理錯過。

黃昏,我站在校門前,突如其來的寧靜讓我忍不住懷疑,剛剛發生的一切是不是夢一場?

藏在胸前的茉莉花,因升高的體溫,芬芳撲鼻而來。對這個難得的知己,我終於露出欣慰的笑容。這一切,都是真的。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03 2015 重遇?

 

「蕭文宇!」

我驚呼一聲,從黑暗中睜開了眼。低頭檢視自己,還是那身睡袍,身在空無一人的家中,滿室漫延著酒氣。雖然方才走過的長路真實得過分,但我已不是那個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──陸維真。

還有他…

「維真?你醒了?」廚房裡傳來男聲,熟悉的,與夢裡的如出一轍。

他喊我什麼?

我聽錯了嗎?

「誰…?」我撐著頭坐起身子,朝向聲音的來源。

模糊的人影漸漸明晰,等等!

他,應當活在一九九三年…我是不是還沒醒?

男孩手捧一杯熱茶緩緩走來,在我身旁坐下,小心翼翼的將杯中熱氣吹散,才將茶杯遞上,「妳喝太多酒了,最好喝點熱茶,要是宿醉了,那我可頭痛。」

距離已不能再近,眼前的人再清楚不過了,「蕭…文宇,你為什麼在這裡?」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  又走到了一年的最尾聲。回想一下年初時給予自己的期許,是否已經到了收成的時候?又或者,三百多個日子經過,你得到了出乎意料的體悟,生活也因此轉折?

  無論如何,現在再次來到了重新沉澱的時間點,2017年的你該進行哪些任務?是該修正並延續過往的計劃,還是該擬訂新的願望?

  以下是一張偉特塔羅的錢幣七,一眼望去,最先見到的是圖中的哪一部份呢?

 

2017

 

 

 A.      樹上的錢幣

 

 B.      雙手撐在鋤頭上的人

 

 C.      腳邊的錢幣

 

 D.     若有所思的神情

 

 E.      鮮艷的上衣



 

 

 

 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02 1993 007732蕭文宇

 

第二次見到他,是午休時間在辦公室前的走廊上,我們班導師宋孝俞正板著臉孔對他訓話。除了我們班之外,宋俞孝還擔任高三多數班級的英文老師,為人嚴肅且不茍言笑,最重要的,是她相當信奉「讀書是人生唯一出路」那種可笑的金科玉律。

「不管怎樣,你在上課時間閱讀與課堂無關的書籍,就是不恰當的行為,應該好好反省。」

「但是課堂上的東西我都已經會了。」

「滿招損,謙受益。這句話你不懂嗎?」宋孝俞尖銳的嗓音在長廊內迴盪,「聯考沒到,誰都沒有把握已經做足了準備。」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01 1993 關於存在,

 

「爸、媽,過兩個禮拜話劇社在學校禮堂公演,我演女主角,你們可以來嗎?」

綜藝節目的喧鬧聲是此時唯一的回應。

雖然藝人們玩著再無聊不過的遊戲,但好歹還會為了效果作作誇張的反應,然而,坐在電視機前的一對夫妻,一如往常的,對於我的提問視而不見。

站在電視機旁,我呆愣了幾秒。

對毫無知覺的父母來說,我大概如同飄流的幽魂,只是一陣不甚重要的氣流湧過。

戲子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